托育服务供给严重滞后 “四问”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难题

■在广州市越秀区一家幼儿托育机构门口,停放着不少宝宝手推车,显示广州市的托育需求旺盛。 新快报记者 李小萌/摄

托育服务供给严重滞后,满足需求、机构解困、培养人才、完善监管等方面问题突出

编者按

孩子不到3岁,上不了幼儿园,年轻的双职工父母忙于打拼,怎样照顾孩子?如果把孩子送到托育机构,又担心机构的资质和服务质量——在广州,相信不少市民都遇到过这一难题。

事实上,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难题已经引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普通市民的关注。在2019年广东省两会期间,多位政协委员的提案关注0岁至3岁婴幼儿托育问题,提案建议大力发展“单位托管”模式,探索以社区为主的家庭互助式托育服务等。

新快报在这一领域也保持了高度的敏感。2019年12月5日,新快报“策周刊”以4个版的规模,敏锐地提出“选择托育机构如玩大冒险”这一都市生活难题,深入探讨了产生这一困境的原因、托育市场的现状等。

2020年两会召开在即,0岁至3岁婴幼儿托育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热点。新快报记者通过走访、梳理资料等,再次发声,以系列报道的形式四问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难题,力求找到完美的解决方案。

如何让0岁至3岁婴幼儿这一“最柔软群体”得到最好的照料?这个问题牵动着家长和公众的心。2020年1月,国家卫健委透露,目前我国0岁至3岁托育服务供给严重滞后。传统家庭在照料婴幼儿上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市场上的托育机构也不能满足需求。

广东的0岁至3岁托育供给同样面临着旺盛的市场需求与托育市场机构稀少、收费高昂、师资不足、规范缺失等之间的矛盾。围绕着满足需求、机构解困、培养人才、完善监管等方面,新快报将在广东省两会期间“四问”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问题,与各界一起探讨解决之道。

托育需求与市场都很火爆 托育机构入托率只有4.1%

●现状

随着“二孩政策”放开,0岁至3岁婴幼儿的托育需求一下子凸显出来。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6年和2017年,原国家卫计委和国务院妇儿工委做过相关的抽样调查。其中,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在10个城市的调查数据显示,33.3%的家长有此需求。2017年国务院妇儿工委在四省市的调查数据则显示,48%的家长有此需求。

需求日渐增长的同时,托育市场亦逐渐火爆,0岁至3岁婴幼儿托育机构发展呈现勃勃生机。据华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婴幼儿教具行业发展趋势预测及投资战略咨询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婴幼儿托育市场规模达905.38亿元,同比增长8.4%。预计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182.07亿元,同比增速将达9.8%。

需求与市场的双火爆,却与现实生活中的低入托率形成鲜明对比。据测算,城市3岁以下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而发达国家3岁以下婴幼儿的入托率在25%至55%之间。

这一“冷热对比”在广深两市亦十分凸显。根据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广州市蓝皮书研究会所作的《广州市0-3岁托育服务专题调研报告》显示,近六成受访者有让孩子入托的需求,但广州婴幼儿实际入托率不足5%。而在今年的深圳市政协六届六次会议上,深圳市政协委员陈志洪即建议深圳率先建立完善0岁至3岁托育服务体系,帮助家庭平衡工作与育儿之间的矛盾,建立覆盖人群广、服务层次丰富、供给渠道多样的托育公共服务体系。

●进展

国家已出台两部“托育国标” 广东省广州市均跟进落实

需求与市场“火热”与实际入托率“冰冷”,这一热一冷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家长对托育机构资质的担忧。与此同时,数量少、分布不均、师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等问题,均是家长选择机构时难以“下手”的原因。而这些难题背后所指向的,是托育行业管理规范方面的空白。

这一空白,直至2019年才逐渐填补起来。去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对婴幼儿照护服务进行了顶层设计,更明确了托育机构的登记注册部门,解决“名不正言不顺”难题。去年10月,国家卫健委印发《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两部“托育国标”出台,从场地、设施、人员、管理等多方面进行标准细化。

聚焦到广东,去年9月,由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牵头组织,会同相关研究机构、学术院校、专家和行业代表共同编制的《婴幼儿托育服务规范》和《早期教育机构管理规范》两项团体标准正式实施,这在全国尚属先行之举。

而在各城市中,广州市亦走在前列。去年底,广州市卫健委透露《广州市推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工作实施方案》已完成起草,这意味着“托育市标”即将出台。同时,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开始受理营利性婴幼儿照护机构注册登记,目前已有近40家取得“合法资格”。

广州市卫健委介绍,将采取“属地管理,各负其责”“综合监管,强化服务”的原则监管托育机构。在公共安全监管方面,消防由消防部门负责、安全视频监控由公安部门负责,依法登记、经营行为监管、食品安全监管将由市场监管部门负责。卫生保健方面、传染病防控等监管将由卫生健康部门负责。

●“四问”托育

一问

年轻父母“求托若渴”, 托育机构又少又贵,怎解决?

如今双职工家庭普遍面临孩子没人照顾的尴尬。即使自己上阵,很多年轻父母也不知如何照护和教育0岁至3岁孩子,比如孩子哭闹是因为饿了、拉便便,还是因为生病了?很多家长都“懵查查”。

家长想找托育机构则发现机构少、收费高、离家远、安全没有保障。在新快报记者此前的采访中,有家长直呼:“在家附近方圆几公里找了几圈,公立托育机构几乎是空白;走访了几家提供类似服务的私人托育机构 ,不少没办任何营业执照,不敢贸然把孩子送过去。”

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以“家庭为主,托育补充”为基本原则,为家庭提供科学养育指导是发展婴幼儿照护服务的重点之一。目前0岁至6岁婴幼儿卫生保健、孕产妇保健服务已经纳入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由基层医疗机构免费提供,并将继续加大对婴幼儿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工作来加强家庭养育指导。

二问

托育机构办证难、缺场地,

缺少政策指引,怎解决?

家长叫苦,托育机构也喊难。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不少机构没有合适场地、办园成本居高不下,难以盈利,缺少明确政策指引和行业标准,只能靠自己摸索。

“扣除开支,几乎不赚钱,更多的是靠情怀来经营。”广州一间托育机构的创办人阿静如是感叹。

《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托育机构的主管部门,但以广州为例,卫健部门并无明确备案细则,导致托育机构无法真正做到“名正言顺”。

去年10月,国家卫健委印发《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有业内人士反映,这些标准对于目前生存艰难的机构而言过于苛刻,希望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

三问

待遇低,教育培训体系不完善,

师资不足,怎解决?

国家卫健委透露,随着托育需求迅速增长,目前我国3岁以下托育服务人才缺口大的问题越来越凸显。此外,从业人员素质也参差不齐。

广州市政协委员付伟认为,培训学历教育的院校和机构较少,对婴幼儿照护服务行业的专业人才缺乏必要的资质认可,存在从业人员待遇不高、持证从业人员稀缺、学历教育和培训体系不完善、从业人员队伍不稳定等问题。

“希望社会提高对早期教育的职业认同度,尽快出台婴幼儿养护行业标准和人才培养标准,拓展提升早教人才培养层次。”广州幼师学校校长丘毅清如是说。

四问

相关法规细则缺位,

托育机构监管有空白,怎解决?

目前在政策层面,幼托教育法规政策处于空白状态,广东规范0岁至3岁婴幼儿照料和教育问题的法规细则缺位,托育机构的办学质量缺少监管。

“这些机构究竟合不合法,有没有人监管,出了问题该找谁?”有家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会长孙伟文则表示:“托育机构没有统一管理标准,经营牌照申请条件不清晰等,导致托育机构良莠不齐,如果不及时给予规范和支持,将不利于市场健康发展,还存在各种隐患。”

来源:新快报

菲律宾申博88msc娱乐 菲律宾申博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官网登入 www.8899psb.com 44nsb.com支付宝充值
tt桌面下载 新加坡28开奖网站 凤凰购彩平台网址 万象城游戏大厅 亿豪BBIN百家乐
凯发娱乐手机版登录 牡丹游戏代理赚洗码合作 反水最高优游娱乐 迅达娱乐游戏网站最高返水 顶尖娱乐会员注册最高占成
申博菲律宾太阳城代理登入 sbc777.com 申博网址登入 澳门皇冠国际娱乐 大富豪代理合作最高占成